181-3288-8888

当前位置:首页潍坊邦克热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 军事 > 金银岛之恋|水兵有梦,无问西东 金银岛之恋|水兵有梦,无问西东

金银岛之恋|水兵有梦,无问西东

时间:2019-12-03 15:52 来源: 点击:

“你当的是什么兵?”

“海军。”

“那你是成天跟着军舰在海上跑?”

“不是。”

“那你当的哪门子海军?”

南部战区海军航空兵某旅机械技师吴清杰已经记不清他自己回答过多少次这样的提问了。其实,金银岛之恋|这种问题也是“老山沟”“老机务”“老观通”们经常会听到的疑问。许多人不知道,同样是身穿浪花白,可的的确确有这样一群老海军,常年在深山孤岛守望深蓝,却从未踏浪远航。

“参军入伍就是为了当水兵上舰艇”,谈起入伍的初衷,老班长们仿佛商量好了的不约而同地说。虽然都阴差阳错去了各自深山孤岛的战位,看不见海浪翻滚,听不到涛声阵阵,但守望深蓝的信念在日复一日的坚守中聚流成河,终于在他们心中汇成一片海洋。

刚入伍那几年,南部战区海军航空兵某团炊事班班长徐朝旭,阿依达|怕被乡亲笑话,总说自己在部队是修飞机的。但随着在三尺灶台钻研的厨艺越发精湛,越来越多被战友们肯定,徐朝旭不再羞于谈在部队做什么。他知道:“我要干了这行,就一定要把这行做好。”

做好饭菜、让官兵吃好也成了他的信念。十多年前一次保障任务中,徐朝旭不慎摔倒。为了不误饭点保护做好的菜,他的手肘直接磕在了地板上。当时下意识的一个动作,自此落下了病根,左手再不能长时间掂勺。

水兵无言,奉献无声。在鲜为人知的战位上,他们默默坚守着。

在弹药保障与运输岗位上干了16年的海军航空兵某场站保管班班长林立征,在某次演练后承担运送弹药的任务,小学运动会 保时捷跑车开上操场|一路就睡在弹药上。“平时保管弹药都要轻拿轻放,但当时条件所限,听着身下‘铛铛’的碰撞声,心是一直悬着的。”火车走了7天,等到达目的地相关负责人签好字后,林立征才真正长舒了一口气。

南部战区海军某大队驾驶员丛楠,当兵16年,每年平均跑2万公里。2008年汶川地震后,丛楠驾车随部队一刻不停地往灾区赶,一路上伴随着余震和不停滑落的滚石,随时可能有翻车危险。到达目的地后,一直紧绷的弦突然放松了,让极度疲累的丛楠一下车就直接躺在车底睡着了。休息几小时后,又跟战友一起拆危房、搭建板房、运送救灾物资。而这些,一直到后来快要返程给家里打电话,家人才知道。

为了能当水兵,第一年体检没过又锻炼身体等待一年的南部战区海军航空兵某场站洞库维修班班长刘成林,听从组织安排换了多个岗位,干一行爱一行,专业笔记就攒了十几本;本以为能随舰出航的南部战区海军雷达兵某旅四级军士长邱先龙,面对晚上站岗对着周围一圈荒地的落差,很快调整心态要把专业练好,后来成为了一名标记总教员……

“入伍的时候也没想到一干就是这么多年。”这是采访老班长们听到最多的感慨。回忆起入伍到新兵训练再到下连队的“青葱”与狼狈,老班长们感觉仿佛还在昨天,第一次坐船时的晕船、开往驻地的卡车后方飞扬的尘土……记忆清晰到这些细节也记得清清楚楚。

当兵几十年,不知道海水啥味道。在舰上体验打捞海水时,先尝了一口的老班长刘达勇面露笑容打趣道:“是甜的,你们快尝尝。”听罢,跟在其后的老班长放心地灌了一大口,面对镜头时还在微笑,一转头就捏着瓶子面露苦色,引得笑声一片。到了这片日思夜想的湛蓝大海,老班长们仿佛又变回毛头小伙,看到了当初刚穿上军装时的自己。

在往装海水的玻璃瓶上签名时,老班长吴清杰问:“我们要把瓶子扔进大海吗?”说着,有些不舍地摸了摸瓶子。得知是专门送给老班长的纪念品后,吴清杰惊喜地攥紧了玻璃瓶,瓶子里,是老班长亲手装满的海水,承载着多年沉淀的对大海的向往。

眷恋大海,心随着战舰远航。和这群老班长们一样还有多少“老山沟”“老机务”“老观通”们,在耸立的山峰,在人迹罕至的孤岛,在自己的战位上默默守卫着祖国的海疆,带着热爱蓝色海洋的水兵梦,守望深蓝,无问西东。

(责编:实习生(凌博)、陈羽)